分享按钮
【民俗】乌苏里江上的冰排
//shuangyashan.dbw.cn  2020-03-24 15:18:43

饶河县 薛丽

  生于饶河,长在这里,乌苏里江像一个与我一起长大的朋友,它见证了我的成长,倾听了我的喜怒哀乐,而我也在四季中一直不断的领略它的美丽与淡泊、体味它的宽厚与温暖,无法用母亲来比喻,对我而言更贴切的是形容是朋友,休戚与共、血脉相连,即便人在千里之外,只要是在地图上看到这个熟悉的名字也心潮涌动、感慨万千!

  乌苏里江的四季别有风韵,但对久居于此的人来说,别具趣味的还是春季,冰封一季的乌苏里江是用怎样的别具生面的方式来抖落一冬的冰雪,用什么样的声音来告别冬天?那就是——跑冰排。

  每年的四月中下旬,温度回升,乌苏里江厚厚的冰层悄悄松融,并且慢慢的裂成大小不一的冰块,这万千冰块在江水的推动下,慢慢的在江面上行进,直到更多的冰块挣脱队伍,以各自不同的速度奔向春天,就在某一天,这种悠闲的浮动因撞击,由沉默的追逐变成了整个群体争先恐后的奔跑,这就是跑冰排,是北方开江的独特一景。

  记忆中曾经见过乌苏里江武开江,那状观的景象经年未忘。初融的江中,厚厚的坚冰互相撕扯、开裂,继而猛裂的向前冲撞,许多小些的冰块被大些的冰块或撞得粉碎,碾压在身下,或撞到岸上,竖起冰棱,或被叠在背上,簇拥前行,形状各异的坚冰都摆出自己独特的造型在湍急的江水中扭动着,蜿蜒前行。坚冰发出的撞击、倾轧的嘶鸣与咆哮声更是不绝于耳,那满江疯狂奔泄而下的冰排,撼动天地大有混沌初开、山崩地裂之感,真是“沉雷寰荡撼江开,百状浮冰浩淼排”。

  但是,乌苏里江向我展示更多的它温柔旖旎的一面——文开江。如果说武开江惊天动地的话,那么文开江就是润物无声。冰层慢慢溶开,互相推搡与蠕动着,在江水中慢慢向下飘移,像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在悠闲的散步,顺势欣赏着周遭的景致,间或的也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,仿若窃窃私语。等到冰排在涌动中溶化的更为彻底,这个时候江面上不单单只是冰排,还有一块块露出的湛蓝的水面,彰显着奔淌的江水已正式从冬天的手中接过了权力的手杖,冰雪消融,春回大地。

  我爱着乌苏里江平静时展现出类似于江南山水的秀丽与婉约、奔流时涤荡出白山黑水的磅礴与大气,但是更爱它在跑冰排时展现出的真实本色,那是我的“朋友”发自肺腑的低吟浅唱、咆哮怒吼,声声尽诉北国风情!

作者:    来源:    编辑:王不也
相关文章
版权所有 @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
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
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