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按钮
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网  >  双鸭山新闻网  >  双矿集团
凡事见真功
//shuangyashan.dbw.cn  2019-10-14 08:25:47

——记集贤煤矿综一队乳化液泵泵长陈胜

  东北网双鸭山10月14日讯(杨桂珠 记者 王玉明)看泵10年,修泵9年,集贤煤矿综一队乳化液泵泵长陈胜这辈子跟泵结下了不解之缘,他喜欢泵、琢磨泵,引以为自豪的是,在泵这一块没影响过队里生产。

  闲不住的看泵工

  一般情况下,看泵工就负责看泵,泵坏了往井上打电话,有泵长负责维修。但老陈是个闲不住的人,等人维修至少要影响三个多小时,太耽误生产了。

  他拿来书和图纸自己“悟”。把坏了的泵件拆开,对照图纸装上,反复拆、随便拆,看各件的组合关系、看事故点。后来拆到一看到构件就能想到组合,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是整个泵的结构。

  还不满足,开始练习“听”。

  把眼睛一闭,把耳朵“睁开”,辨别每根管的运行声音。管13、管16、管25运转的声音不一样,有的高、有的低,有的清脆,有的低沉,一旦声音发颤、哆嗦,这是先导阀O型圈噎住了;如果声音陡然异常,看看压力,降到200,是管13鼓了,降到零,那一定是自动卸载阀O型圈出了问题。

  老陈是采煤工出身,后来主动报考工学院,拿到了中专毕业证,利用看泵的时间,摸清了乳化液泵的结构、原理,甚至维修技能。

  现在手下有3个徒弟,平平常常故障都能处理,可每当遇到疑难杂症,还得请师傅出马。老陈到现场听了一会儿,指着乳化液泵一个地方,告诉徒弟:“就这,你拆吧。”

  有一次,徒弟找了足足一个小班,就是找不出事故点,急得给正在参加女儿结婚典礼的师傅打电话,典礼一结束,老陈火急火燎打车回矿,一个件一个件拆开,突然指着一道锈痕告诉徒弟:“不用拆了,问题在这呢。你看看,这是锈吗?这不是一道纹嘛!”

  宁可检修也不抢修

  老陈讲究把功夫花在平时,要是抢修,那就是泵出问题了。

  螺丝扣磨秃了,车一车;连接处开焊,焊好,抹上油,用油纸包了,放一边备上。掏轴瓦,不用队长过问,也不用兴师动众拉到机电厂,一个人在井下,利用一个晚上的时间,见管就卸,闪转腾挪,5吨重的大家伙用斤不落哗哗地拽,一些易损件比如钢套组件、自动卸载阀、先导阀是检查重点,磨损严重的换下来,能修复的升井时带到井上。

  乳化液泵定期要到机电厂试压,一次试到300压时,由于供液管螺纹头开焊,一个管件“嗖”地飞出去,正打到老陈肚子上,人当时就疼得直不起腰,送到煤炭总医院后,大夫一检查,腹腔充血,还好没打到肋骨上,但需要住院观察。一听说没骨折,老陈就着急回矿,他跟同去的工人急得直喊:“泵还没试完呢!”捂着肚子打车回到机电厂接着试泵,直到泵入井,他才呲牙咧嘴回家休息,第二天照常上班。

  这么多年,乳化液泵没外委大修过,连续三年没领过大件,平时领件最多的是O型圈,成本很低。2011年师傅退休后成为泵长,现在还负责准备队、采安队的乳化液泵维修。

  研制运输车

  到了倒系统时,倒泵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。两台泵加到一起10吨重,用斤不落拽到平车上,捆扎好,再用绞车一点点拉到新掌子面,卸下、安装,都要小心又小心,稍有不慎还有安全风险,每次都得用一个半到两个班。

  老陈闲不住,又开始琢磨,能不能有一种专门运泵的车呢,省省人力多好啊!他掐着尺,测测平板车的轮距,算算它的承载力,一遍遍在纸上画出自己理想的模型,不知扔了多少张草图。

  2016年,老陈设计的“土家伙”终于派上用场了,不用装、不用卸,俩泵装一个箱中,往“土家伙”上一放,绞车给上电一拉就走了,倒次泵站多说一个班,利利索索,工人们亲切地叫它“串车”,老陈认真想了想,正式给自己的产品取名为“乳化液泵专用运输车”。

  转眼就到了要退休的年纪,退休后怎么安排,老陈有老陈的想法:“在综一队干了这么多年,有感情啊!徒弟还不太放心,一有事就发懵,得来看看,不能耽误生产啊。报酬的事就不能讲那个了!”

作者:    来源:    编辑:贺佳
相关文章
版权所有 @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
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
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